<kbd id='ljhfg'></kbd><address id='ahmlz'><style id='uwqfy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temj'></button>

          www.K8com官网-凯发k8娱乐官网-凯发K8网址

          2018-01-17
          admin
          原創
          31980

          2017年世界經濟復甦勢頭顯著,中國經濟實現了超預期增長,站在歲末年初這個時間點上,思考現在,展望未來,2018年經濟形勢會有怎樣的變化?本刊特編譯了聯合國《2018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》、國際能源署《世界能源展望2017中國特別報告》中的部分內容,並摘編了中國社會科學院《經濟藍皮書︰2018年中國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》,以饗讀者。

          聯合國《2018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》︰全球經濟回暖 仍需警惕風險

          一、隨著金融危機的負面影響持續減弱,各國政府擁有更多空間處理長期留存的難題

          從2008 ∼ 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,到2010 ∼ 2012年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,再到2014 ∼ 2016年的全球商品價格調整,過去十年,全球經濟發展遭遇了一連串的經濟危機和負面打擊。如今,隨著這些事件的影響逐漸減弱,全球經濟增長態勢得到穩固,一些影響經濟、社會、環境及可持續發展的長期問題,正迎來有望解決的重大機遇期。

          2017年,全球經濟增長速度達到3%,相比2016年的2.4%有了顯著提高,這一增速也是2011年以來的最高增速。2017年,全球約2/3國家的經濟增速高于去年,預計2018年到2019年期間,全球經濟增速將穩定在3.0%左右。

          雖然東亞和南亞是世界上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,但是全球生產總值的加速增長仍主要來自于幾個發達經濟體。此外,阿根廷、巴西、尼日利亞和俄羅斯的經濟也得到周期性改善,開始走出衰退,為2016年至2017年間的全球經濟貢獻了1/3的增長。但是,世界上各個國家地區之間的經濟收益仍分布不均,很多國家地區經濟增速尚未恢復。許多大宗商品出口國的經濟前景依然充滿挑戰,凸顯了那些過度依賴自然資源的國家在經濟周期中的脆弱性。

          二、投資環境有所改善,但是政策的不確定性和債務上升的風險可能會阻礙投資普遍回暖

          由于全球宏觀經濟前景趨于穩定,全球投資環境總體有所改善︰融資成本普遍保持在低位,風險溢價正在下降 ;跨境貸款的增加特別是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信貸增長,推動了資本流向新興市場。此外,一些較大經濟體的內部,經濟環境逐步得到改善,生產性投資得以溫和復甦。

          由于前兩年投資增長異常疲軟,以及全球投資經歷了長期的整體性的長期低迷,當前的復甦仍處于一個相對較低的起點位置。要實現更為強勁的增長,加速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,還需要更有力、更廣泛的投資回彈。在這一過程中,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、主要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調整所帶來的不確定性,及債務上升的風險、長期的財政脆弱性都可能會給這輪投資回暖帶來阻力。

          三、經濟加速增長需要兼顧環境保護

          全球經濟加速增長的同時,環境保護的壓力也在增大。不良氣候造成的影響越發顯著,顯示出應對氣候變化和遏制環境惡化的緊迫性。盡管與全球能源消耗息息相關的碳排放水平在2013年至2016年間保持不變,但是隨著GDP增長趨勢日益強勁,未來的碳排放水平可能會升高。

          四、傳統能源向可再生能源過渡是一個漸進的過程

          由傳統能源向可再生能源過渡是一個漸進的過程。在新增的發電裝機容量中,可再生能源佔到一半以上,但可再生能源裝機發電量僅佔全球發電總量的11%。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投資國,2016年可再生能源投資達783億美元,佔全球 的 32.4%。在 2017 年前三季度,全球可再生清潔能源投資同比增長2%,其中,分布于澳大利亞、中國、德國、墨西哥、英國和美國的7個大規模風電項目,耗資都在6億∼ 45億美元,為這一增速貢獻了重要力量。與此同時,許多國家尤其是非洲國家仍在遭受嚴重的能源供應短缺。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的事實證明了,通過恰當的政策和投資,環境友好型經濟可以釋放出巨大的潛力。

          五、經濟前景仍會受到貿易政策改變、金融環境突然惡化以及地緣政治局勢緊張的影響

          全球金融危機導致的經濟脆弱局面雖然得到改善,但是風險和不確定性也隨之出現。政策的不確定性在上升,世界貿易、發展援助、移民問題、氣候問題前景仍不明朗。這些問題可能會影響全球範圍內的投資和生產的回暖速度。地緣政治局勢緊張加劇,可能會加劇單邊主義和孤立主義的政策傾向。

          長期以來,全球流動性充裕、借貸成本較低,加劇了全球債務水平的上升以及金融失衡,也帶來了高資產價格的貶值風險。一方面,許多發展中國家經濟體特別是那些擁有開放資本市場體系的經濟體,仍然容易受到風險偏好、全球流動性無序收緊甚至突然的資本撤離的影響;另一方面,各發達經濟體的央行出台的貨幣政策前所未有,使金融市場更加難以預測,並放大政策失誤帶來的風險。

          六、關于中國2018年經濟形勢的幾個判斷

          一是中國是大宗商品主要進口國,2016年,中國的鐵礦石需求佔全球需求量的70%以上,鎳和銅需求量佔全球需求量的40%以上。中國對大宗商品的進口需求量下降,可能會對大宗商品出口國,尤其是金屬出口國造成不利影響。

          二是隨著全球貿易回暖,銀行資金的流動性增強,大規模銀行資金流向中國、墨西哥和尼日利亞等新興經濟體。

          三是旺盛的國內需求和寬松的財政政策,可使中國經濟保持穩定增長。同時,中國通過刺激出口及投資需求,來增強企業信心、完善基礎設施建設,從而帶動全球經濟復甦,比如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建設。

          四是預計中國將繼續采取更為積極的財政政策,比如通過結構性改革推動重工業去產能,遏制金融風險。